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当前位置: 法学思想 -> 审判研讨

浅析审判实务中误工费的赔偿问题

  发布时间:2017-04-24 15:14:12


近年来,司法实践中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数量的越来越多,尤其交通事故的频发造成的人身伤亡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在处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往往涉及到因为身体遭受损害而产生的损失,比如伤残赔偿金、医疗费、交通费等,这些赔偿项目司法解释规定比较明确,又经过多年的审判实践,评定标准比较统一。但像误工费这类损失,评定的尺度和标准不一,争议较大,有待在司法实践中不断明确。笔者结合自身司法实践中遇到的误工费的问题,拟对误工费的问题提出几点见解,以期与大家探讨。

误工费是指赔偿义务人应当向赔偿权利人支付的受害人从遭受伤害到完全治愈这一期间内,因无法从事正常工作而实际减少的收入,是应得利益的损失,误工费包括:工资、资金、津贴、课酬等。与伤残赔偿金不同的是,误工费因受害人的收入能力和水平差异较大,计算的依据也是根据受害人户籍性质或行业岗位各不相同,因此在司法实践中误工费的赔偿与否以及赔偿标准值的思考。

一、误工费赔偿的裁判依据或参考

对于误工费的赔偿的裁判依据主要体现在《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另外在《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误工费的具体规定在相关司法解释,比如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在公安部的部门性规范文件《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中第1、2、3、4、5、6条对于误工费的损失评定准则做了规范。另外,一些地区都出台了一些地方司法性文件,来规范和指导误工费的审判实务活动,对误工费的审判实务提供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和经验。

二、 司法实践中误工费的赔偿存在的问题

1、举证问题。受害人要求误工费赔偿的,应当举证证明自己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由于行业性质和职业的差别,受害人的收入状况的确定不易把握,对于误工费的举证各地方性司法文件规定的也各不相同,因此举证的标准问题难以把握。由于受害人的主客观的原因不能有效举证、或者怠于举证、乱开虚开收入证明,使得审判实务中误工费的举证现状比较混乱。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规定,误工费按照受害人有固定收入和无固定收入来区分对待。对于有固定收入的受害人,如何举证是审判实务中争论较大的,有审判实践认为应当提供受害人与企业的劳动合同和三个月的工资表,这样的做法可以适应新时期的用工实际情况,但是也不可避免的助长证据作假的现象发生,损害对方利益。对于无固定收入的,如果受害人不能或怠于举证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此时如果不加区别,而笼统适用行业平均工资的规定,很难实现公平正义。在不规范的雇佣关系中,用工双方既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又未书面约定工资待遇,一旦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雇主不愿出具有关雇员收入情况的证据,或者即使雇主出具了有关雇员的收入情况,其真实性对方也难以认可,致使受害人举证困难,从而造成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

2、特殊人群的误工费赔偿问题。随着经济结构和居民收入结构的日益复杂,一些特殊人员的误工费赔偿问题成为司法审判的难点,比如说领取退休工资却从事社会劳动的退休人员、农村务农老人、人户分离人员、从事第二职业的人员、有经济收入的未成年人的误工费赔付问题,这些特殊群体能否主张误工费赔偿,以及按照何种标准来计算误工费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这些特殊群体往往属于偏弱势群体,如果处理不好,不利于社会民生和社会和谐。

三、审判实务中对于误工费赔偿问题的探讨

1、法官应积极引导当事人对其误工费的主张进行举证,受害人应承担其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的举证责任,但是当事人往往缺乏专业的法律知识,为避免当事人因为不懂法而不能或怠于举证,可以通过公开栏等明示的方式,把误工费举证需要的各项证据清单告知当事人。对于有固定收入者,受害人一方面应举证证明其有固定收入,应提供备案可查的劳动合同、单位出具的工资证明、受害前三个月及治疗期间的单位工资表等相关证据来证明其收入状况,并且对受害者工资水平明显高于同行业标准的,应进一步提供完税证明予以佐证,不能提供的按照上一年度同行业平均工资确定。若受害者已经提供了上述的相关证据,而赔偿义务人提出异议的,应当提供相关证据;另一方面,还要举证证明收入的减少情况,如受害人仅提供了应得收入的证明,则法官应对其释明,要求其提供收入减少的证明,比如单位出具的停发工资的证明,否则对其主张不予支持。对于无固定收入者,应要求其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若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最高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中规定应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相近行业上年度平均工资作为其误工费的计算标准,最高院的这一司法解释可能导致一些低收入群体怠于履行其举证的义务,因此,笔者认为对于无固定收入的受害人,应当区分对待:对于受害人无固定收入又不能证明其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的,能够举证证明其具体劳动行业(从事同行业工作三年以上),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相近行业上一年度平均工资计算;对于受害人无固定收入又不能证明其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的城镇居民,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计算;对于受害人无固定收入又不能证明其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的农村居民,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

2、特殊群体的误工费的赔偿标准。

最高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中对于误工费的规定,并没有区分可以主张误工费的权利人的年龄、职业等因素,仅仅涉及到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因此争论特殊群体能不能主张误工费是没有意义的,只要存在误工时间和收入损失,就一定存在误工费。只要特殊群体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被告的侵权行为造成了收入损失,对误工费的主张就应当支持。

对于领取退休工资却从事社会劳动的退休人员,一般情况下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就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有的司法实践中即视为丧失劳动能力,对于其主张误工费一般不予支持。笔者认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多数人在退休后身体仍然很好,仍具有劳动能力,很多退休人员被单位返聘,且收入很高,因此只要能举证证明其收入状况、误工时间以及收入损失的情况,也应当支持其误工费的请求;农村务农老人,我国立法和司法实践对误工费性质采用生活来源丧失说,即赔偿标准非丧失劳动能力,而是生活来源丧失,对于在农村靠种植、养殖等承包经营为生的老人,人身损害中误工费的主张应得到支持;对于人户分离人员,是指虽为农村户口,但是到城镇连续工作、居住、生活达一年以上,且其经济收入、生活来源于城镇,已经与农村和农业生产相分离,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此类人员如果能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其伤残赔偿金可以参照城镇居民的标准来计算,笔者认为如果受害人在诉讼过程中能提确实充分的证据能证明其存在上述情形,则亦应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误工费;从事第二职业的人员,出本职工作的收入以外,其从事其他工作获取的报酬一般不予赔偿;但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允许开展第二职业的在职人员的误工收入,可适当赔偿;有经济收入的未成年人,按照劳动法的相关规定,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可以成为合法劳动者,《禁止使用童工规定》(国务院令第81号)第8条还规定:“文艺、体育和特种工艺单位,确需招用未满16周岁的文艺工作者、运动员和艺徒时,须报经县级以上(含县级,下同)劳动行政部门批准”。 对于已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以及未满16周岁的文艺工作者、运动员和艺徒、其客观上已参加工作,具有收入来源,其受伤已客观上造成其误工损失,故其主张误工费应予以支持。对于无上述情形的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主张的误工费不应支持。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629878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